南宋龙泉粉青釉纸槌瓶领衔佳士得宋代美学拍场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11月26日,佳士得将于“不凡 — 宋代美学一千年”拍卖呈献一系列重要中国瓷器及艺术品,其中包括一件弥足珍贵的南宋龙泉粉青釉纸槌瓶。本拍品珍罕难觅,充分体现了宋代幽微素雅的审美意趣。

  八百多年来,此类极品龙泉青瓷在中日两地均被奉为圭臬,常被视为传家或镇寺之宝代代相传,这一现象在日本尤为普遍。如此次拍卖的纸槌瓶,在日本就有一段悠久动人的收藏历史。

  长谷部楽尔编,《世界陶磁全集 - 12:宋》,东京,1977年,图版207号

  白崎秀雄, “钝翁搜集品由来记”, 《芸术新潮》, 东京,1983 5月号, 页59

  这件龙泉瓶身世显赫,在日本的历史源流可上溯至桃山时代(约公元1574-1600年),及江户时代(1603-1867)。白崎秀雄曾于《艺术新潮》1983年5月刊发表《钝翁搜集品由来记》,文中提到此瓶在蜂须贺氏家族代代相传。蜂须贺氏为名门望族,于十六世纪下半叶声名鹊起,成为江户时代权重一时、长盛不衰的封建氏族之一。蜂须贺氏贵为阿波国(今四国德岛县)大名,如今更为大家津津乐道的是其族长小六正胜(1526-1586)与日吉丸(即著名的豊臣秀吉,1537-1598)的一段逸事。相传,正胜与随从途经爱知县东部三河的矢作桥,浪人日吉丸当时在桥上呼呼大睡,正胜被日吉丸的头绊倒,不以为意的他继续前行。但被吵醒的日吉丸愤然而起,一把抓住正胜的长矛。正胜对这位年轻人的勇气心生,忙为失敬之举道歉,并收之为麾下武士。

  著于十八世纪的《绘本太閤记》,也在豊臣秀臣传略中提及此事。这个传说虽不足为据,但可见日后蜂须贺氏族之崛起,确与日吉丸大有关系。蜂须贺正胜及其子家政(1558-1639)均为豊臣秀吉效力,在多场战役中军功彪炳。豊臣秀吉在统一日本列岛的最后阶段,将阿波国蜂须贺家政,以犒赏家政于1585年攻占四国有功。德川幕府于1603年,但无损阿波国蜂须贺氏的地位。江户时代终结之际,蜂须贺氏族业已阿波国约268年。

  蜂须贺家政与豊臣秀吉治下多名军阀一样,俱热衷于茶道,多笔文献皆提到他与茶道师千利休(1522-1591)的往来。千利休曾受家政所托购入一把茶壶,并在信中拜托富商亲戚渡边立安将之交给家政。蜂须贺氏入主阿波国之初,渡边已家政左右,并出资兴建德岛城,他其后继续为阿波国效力,甚至为之发行货币。此外,千旦(千利休之孙,1578-1658)于1633年给儿子的信中曾提到“闲居”茶罐,此器乃千利休旧物,后纳入家政收藏。多名千利休的均获家政罗致门下,这与他们的眼光和茶道造诣不无关系,揆情度理,蜂须贺氏历年来定然搜集了一批典藏级茶具。

  据称,此瓶后为小室信夫(1839-1898)庋藏。小室于1839年生于德岛一个富裕的商贾之家,但却热衷于和社会议题,其后更投身政坛。他强烈反对德川幕府,并联合志同道合者,将京都等持院足利三代木像枭首,以示,终于在1863年。据说他出狱后,获德岛(阿波国)第十四代藩主蜂须贺茂韵(1846-1918)招揽为德岛藩武士。明治维新于1868年拉开序幕,小室获释后就任副知事。他于1872年赴欧美游历,并于1874年联同板垣退助公爵(1837-1919)等人,大力游说成立民选议院及制订。小室其后从商,参与经营共同运输会社(即日本邮船会社前身),1891年获提名加入贵族院。

  本拍品后流入富永家族,成为富永冬树(曾任东京证券交易所董事)之藏品,其妹夫乃鉴藏名家益田孝男爵(1848-1938),其后益田再直接从富永家族或在拍卖会上购入此瓶。益田孝之妻为富永荣,其父为佐渡岛(现新泻县)政务官,出任箱馆奉行或事务官长,专责海外人士及对外贸易事宜。益田孝年仅十四,已胜任美国馆官员的翻译,1860年代更在赫本学院(即明治学院大学前身)深造英语。明治维新始于1868年,当时益田仍在幕府任骑兵队中校,但井上馨侯爵(1836-1915)于1871年擢升大藏省(即财政部)副部长后,益田亦获其提拔调任大藏省。他曾供职行人造币局,不久再获井上侯爵提拔,于1874年晋升先收会社贸易公司副社长。1876年,三井公司正式成立,二十七岁的益田出任社长。三井原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但经过该年度的合并,终转型为综合贸易公司“三井物产”,其后发展成为日本最具规模的贸易公司之一,1880年之前已在亚洲各地甚或欧美开设办事处。益田还私人资金,创办首屈一指的经济报刊《中外商业新报》(《日本经济新闻》前身)。

  益田于1914年正式引退,1918年跻身华族,获赐封男爵。他退休后投身艺术收藏,并致力于研究和从事日本茶道。益田的收藏生涯应始于1878年,他在1938年辞世之前,藏品已多达四千件左右。他自号“益田钝翁”,常于小田原和鎌仓宅邸举办茶会,茶人之名不胫而走。此外,益田多次举办展览,将个人及友侪之珍藏公诸同好。他以品味之高闻名于世,许多人认为自千利休之后,益田对日本茶道的影响之大,同侪无出其右。据说,他生前亦视此瓶为其藏品的压轴之作。

  华夏收藏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华夏收藏网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您若对该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联系电话 邮箱: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尊重网上,遵守《全国常委会关于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遵守中华人民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陈先生)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 杭州趣得网络技术有限公司